您当前的位置 :班戈信息网 > 教育 > 上海书评

上海书评

时间:2019-03-25 04:29:55 来源:班戈信息网 作者:匿名



白千申谈到了中国人文学科的弊端和书法史研究

回归浙江大学教学,白千申教授的“个人设计”已经确立。这一次,他指出他对国内人文学科不合理的项目体系的批评,并讨论了他完成的书法史。

上海书评

11小时前

陈子山 - 从“琵亚词侣”到“Biazle”

回顾从“子崖词”到“Biazle”的变化过程,不难发现这不仅仅是对翻译名称的替代,而且还涉及与英国杰出插画家交谈的权利。有趣的事情。

上海书评

1天前

12

于小群 - 吴兴占:白玉白香之前的善后

班古汉志列在五行变化中,有一个白眚白翔,如《洪范五行传》《言传》曰:“言语之气是人的舌头,所以有一个舌头。金白色,所以有白色,如果有邪恶的白色。

上海书评

2天前

陆长海评论《大问题简答》 - “我从未见过这么多人如此安静”

这本书的后记是霍金的女儿露西霍金写的。开场故事描述了霍金的葬礼。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我从未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安静。”

上海书评

2天前

李公明 - 本周秘书:政府的积极干预形成了一个贫困陷阱......《过剩之地:美式富足与贫困悖论》其贡献在于揭示了美国发展中“美国之路”与“挫折与错误”的独特性和矛盾性,告诉人们政府的不当干预是如何导致贫困陷阱的。

上海书评

3天前

常规方舟评论樽本照雄《林纾冤案事件簿》 - 一个迟到的名字,但不应该缺席

《林纾冤案事件簿》林纾的总收入及其翻译专题研究论文九篇,认为林彪及其翻译长期受到各种评价的影响已经随意而不一致,并逐一带来秩序混乱。

上海书评

3天前

胡桂林 - “自池塘是冷梦”——黄伟先生,两三件事

历史上的一些人物,因为他们受到批评和压制,但他们受到不幸的祝福。他们不仅没有“嗅到难闻的气味”,而且他们的名声更大。最着名的是胡适先生,黄伟先生在绘画界也是如此。

上海书评

4天前

任启然评论《极乐之邦》 - 把我们这段时间的荒谬变成童话故事

将经验的荒谬性转化为童话的语言,“幸福”有一种不快乐或不快乐的味道。也许在这个荒谬的时代,人们注定要成为政治动物。

上海书评

4天前

谢启璋 - 听史玉村关于过去的故事《现代》

如今,《现代》杂志的六幅封面画呈现给大家,为了永远记住施蛰存等老一代作家,为文学生活和艺术生活付出了非凡的才华和热情。上海书评

5天前

陆义新|塞林格的魅力和拒绝

为了购买包含塞林格最新版本的《纽约客》,人们在附近的书店入口耐心等待,就像等待演唱会门票一样。多年后,他仍然拥有读者的爱和忠诚。

上海书评

5天前

刘炜 - 关于陶渊明《赠羊长史》关于诗歌的两个问题

陶渊明有一首诗《赠羊长史》诗歌,其中一些不大或小,学者们有论据,值得我们努力把它们弄清楚。学者们争论的主要问题是:序言中的“左翼军队”是谁?

上海书评

6天前

Pat Sain谈到英国福利社会的不平等问题

Pat Thane是伦敦国王学院的教授,也是英国科学院的成员。她的研究兴趣包括现代英国社会史,与衰老有关的问题,妇女和儿童的历史,以及福利制度的历史。

上海书评

2018年12月23日

12

裘小龙 - 城市,诗歌,翻译诗歌

镜头中的两个核心人物似乎来自上海,而上海正在消失。他们不再年轻,但他们仍然像往常一样热情地看着对方,互相抱着舞蹈并坚持下去。属于他们的分钟和秒。

上海书评

2018年12月22日余小群 - 五行:诗歌的美誉

班古汉志,在这个词的名义上,有一首诗。 Han Con《言传》曰“”“”“”“”“”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下惨失悲悲悲悲悲悲

上海书评

2018年12月21日

韩丽萍评论《中正之笔》 - 制造颜真卿?北宋士人文学研究的“边界”

北宋文艺作品“文,道”,“科技与道教”的融合,不仅仅等同于政治思想和爱国主义对文学世界的投射,更不用说具体而微妙的艺术风格了。 。表达政治理想。

上海书评

2018年12月21日

李公明 - 本周秘书:德国知识分子......犯罪与惩罚

为什么还要写奥斯维辛? Jean Emory的想法是:Auschwitz,我是如何到达那里的?之前发生了什么?将来会发生什么?我今天应该如何独自一人?

上海书评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伯樵评《意义的边界》 - 那些容光焕发的误解

罗森仍然依赖于他深厚的音乐分析技巧,对音乐历史的深刻了解,以及对欧洲文化历史的广泛了解,以捍卫音乐中的自给自足。

上海书评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林建刚 - 胡适和陆钦斋陆钦斋是上世纪最着名的商人,出售中国古代文物。据说近代许多稀世珍宝已被运往国外。 1938年,在胡适担任美国大使之后,两人已经过来了。

上海书评

2018年12月19日

郑振铎的生日是一百岁 - 吴震:1940年,看到郑振铎有多难

侵略者并不认为自己是侵略者的敌人,他显然是一个侵略者,但他没有意识到,在目前的情况下,即使他是主观通知和学术意图,他也会带来入侵者压缩。

上海书评

2018年12月19日

陈玉贤 - 如何写一个跨越海洋的名人祖父

传记不仅反映了历史,也反映了作者。画家用什么角度画一个人以及与他一起出发的背景会影响我们对画中人物的印象。

上海书评

2018年12月18日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